<noframes id="rnbrf">

    <track id="rnbrf"><ruby id="rnbrf"></ruby></track>

    <p id="rnbrf"><ol id="rnbrf"><ins id="rnbrf"></ins></ol></p>

    <b id="rnbrf"></b>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 李盛霖:2011年通車里程為歷年之最
    新聞中心News Center

    行業新聞

    李盛霖:2011年通車里程為歷年之最
     來源:中國公路網 發布時間:2012.3.27 11:27:48

    中國高速公路 “預計今年的高速公路新通車里程達到1.1萬公里,是歷年來最高的一年……”

    2011年12月30日,北京。

    一年一度的全國交通運輸工作會議在北京拉開帷幕,交通運輸部部長李盛霖在工作報告中透露了上述數字。來自各省、自治區、直轄市、計劃單列市、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交通運輸廳(局、委),部內各司局、部屬各單位、部管主要社團、港口管理局及大型交通企業集團、主要港口企業的近200名代表參加了此次大會。

    為什么說2011年卻是最多的一年?李盛霖介紹道,“十一五”期間的年平均通車里程數為7000公里,最高的2010年也只有9058公里,因此今年所取得的1.1萬公里是創歷史新高的。

    一方面,2011年在“銀根緊縮”的形勢下,各地頻繁爆出建設資金短缺甚至停工的消息;另一方面,2011年卻是通車里程最多的一年。針對這種看似矛盾的現象,李盛霖作了分析:

    “原因在于兩個方面,一是2008年下半年為應對國際金融危機,國家批準了一批項目,而高速公路的建設周期大致為3年,今年正值收獲期;二是不少原本通車里程數小的省份,這幾年抓住了機遇,加快了發展步伐,例如,黑龍江新通車高速公路2470公里,山西1020公里,青海898公里,新疆785公里……”

    據公開資料報道,黑龍江省委省政府自2009年初,實施了三年建設3000公里高速公路的“三年大決戰”;山西省創新體制,通過“省投市建”模式調動市政府積極性,破解了“資金難”問題;青海省牢牢抓住“西部大開發”的有利機遇,加大投資力度;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在中央召開新疆工作座談會的“利好”背景下,積極采取“代建制”,加快建設步伐。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2010年底我國的高速公路已經達到7.4萬公里,加上今年新增的1.1萬公里,目前的高速公路總里程數已經達到8.5萬公里。

    針對這一成績,李盛霖同時告誡道,“我們也應看到,我國高速公路的主通行量遠不如美國,中國的高速公路以四車道為主,而美國的高速公路卻以八車道為主,此外我國在功能、運營水平、服務能力等方面與美國等發達國家相比存在著較大差距。因此,我們不能沉浸于通車里程數這項指標中,還應做進一步的努力?!?

    剛剛過去的2011年,對于高速公路行業而言,有著它的特殊性。它是“十二五”的開局之年,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它是最為委屈的一年,社會對收費公路的炮轟與質疑連綿不斷,行業形象一再受損;它是最為困難的一年,伴隨著銀根的步步緊縮,對資金的饑渴以及行業人的無奈似乎從來沒有如此強烈。

    臨近歲末,一年一度的全國交通運輸工作會議再次如期而至。這個會議對交通行業來說,是總結過去工作的大會,更是研究新一年形勢、為新一年工作“定調”的大會。

    2012年的國內外經濟形勢如何?交通行業如何貫徹落實中央要求?高速公路行業如何根據未來形勢未雨綢繆、提前準備?2011高速公路建設資金緊張的困境,在2012年是否有所改觀?

    這些問題,全國交通運輸工作會議都將有所回答。讀部長報告,恰恰能讓我們的工作提前籌劃,應對即將到來的2012年。

    2012年總基調:穩中求進

    本次會議根據剛剛閉幕的2012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精神,科學分析2012年面臨的機遇與挑戰,提出了2012年工作的總基調——“穩中有進”。

    部長分析:

    當前國際國內的環境對交通運輸發展來講,既有機遇,也有挑戰。

    機遇主要體現在:一是中央強調牢牢把握擴大內需這一戰略基點,把重點更多放在擴大消費需求、加快發展服務業上。交通運輸作為服務業中優先發展的領域,在拉動消費需求、改善消費環境、挖掘內需潛力、擴大就業中的地位和作用更加凸顯。二是中央強調牢牢把握發展實體經濟這一堅實基礎,要求財政和信貸政策加強與產業政策的協調和配合,繼續支持具有公共服務功能的國家重大基礎設施在建和續建項目。這為繼續完善交通運輸基礎設施網絡、加快結構調整、提高服務保障能力提供了有利條件。三是中央強調牢牢把握加快改革創新這一強大動力,抓住時機盡快在一些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取得突破。這為促進政府職能轉變,更加注重社會管理創新和強化公共服務職能,推進綜合運輸體系發展帶來了新的契機。四是中央強調牢牢把握保障和改善民生這一根本目的,切實辦好涉及民生的大事要事。交通運輸是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點領域,這為加快推進交通運輸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提高公共服務能力和水平提供了更大的發展空間。

    挑戰主要體現在:一是國際金融危機深層次影響持續顯現,國內宏觀調控面臨更多“兩難”選擇,勢必對交通運輸發展帶來新的影響,交通建設資金緊張,深層次矛盾和新情況新問題相互疊加,保持交通運輸平穩較快發展態勢難度加大。二是交通運輸結構不盡合理,區域城鄉交通運輸發展不平衡,資源環境對交通運輸發展的剛性約束不斷增強,加快轉變交通運輸發展方式刻不容緩。三是人民群眾對提升交通運輸服務水平的期盼越來越高,交通運輸發展面臨著既要提供覆蓋面更廣的均等化服務,又要提供更高品質的個性化服務的雙重壓力。四是安全生產事故處于易發多發的高峰期,重特大事故尚未得到有效遏制,基層基礎工作仍然比較薄弱,交通運輸安全發展面臨嚴峻考驗。

    部長思路:

    當前國際國內的環境對交通運輸發展來講,既有機遇,也有挑戰。用好機遇應對挑戰,必須牢牢把握“穩中求進”的工作總基調?!胺€”是前提,“進”是關鍵。穩,就是要保持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可持續性,保持交通運輸平穩較快發展,保持行業和諧穩定;進,就是要繼續抓住交通運輸發展的重要戰略機遇期,在加快結構調整和轉變發展方式上取得新進展,在深化改革開放和推進自主創新上取得新突破,在強化行業管理、提升公共服務能力和水平上取得新成效。

    行業準備:

    近年來,伴隨著高速公路里程數的突飛猛進,一方面社會對高速公路發展“大躍進”的質疑聲此起彼伏;另一方面,高速公路自身的“債務雪球”也越滾越大,融資難問題更是有增無減。

    在這種形勢下,李盛霖部長“穩中求進”的指示,對高速公路行業而言更是顯得尤為重要。關鍵的問題是,如何穩、如何進,何處穩、何處進,這就需要各地結合自身實際。例如,根據資金情況和各省路網規劃,科學安排工程進度,正確處理高速公路建設速度、規模與需求、資金和資源承載能力的關系;落實科學發展觀,擯棄“唯里程數是瞻”的思維,重視高速公路“質的提高”;同時不能忘記中央對交通基礎設施“適度超前”的定位。

    2012年仍“差錢”

    針對高速公路行業最為關心的交通建設資金問題,李盛霖做了分析與判斷。他認為,2012年的資金形勢仍然嚴峻。

    部長分析:

    根據來源,交通建設資金主要分為三大塊,即財政資金、信貸資金和社會資金。財政資金方面,由于面臨結構性減稅政策、車購稅增長難度大、GDP放緩導致地方財政收入下降等情況,財政資金增長難度較大;信貸資金方面,由于面臨的通脹是持續的,而2012年正處于結構調整的關鍵時期,信貸或許會放松,但針對性更強;社會資金方面,與宏觀大環境也同樣息息有關,2012年也難言有大的改觀。

    另外,針對2011年各地建設資金緊張的情況,財政部已將2012年的部分“車購稅”專項資金提前撥付,2012年所能撥付的資金自然減少。

    部長思路:

    在國家宏觀經濟政策指導下,繼續創新融資模式,優化投資結構,完善交通運輸建設可持續發展的資金保障機制。建立投資穩定增長機制,積極爭取中央財政資金的支持,積極爭取融資政策和信貸的支持,積極爭取地方財政資金的投入;充分發揮市場機制作用,拓寬融資渠道,優化融資結構,降低融資成本;充分發揮政府投資對交通運輸結構調整的引領作用,堅持車購稅等財政資金投入向中西部地區和公益性強的項目傾斜,繼續加大對國省干線、綜合運輸樞紐、現代物流、節能減排、安全應急、科技創新和信息化等領域的持續投入。

    行業準備:

    建設資金緊張是高速公路行業的“老大難”問題,這在2011年表現得尤為突出。令人“崩潰”的是,2012年資金緊張的局面將延續。

    因此,除了“勒緊褲腰過日子”之外,高速公路行業應根據自身狀況盡力而為、量力而行,科學安排項目“上馬”時間表;積極與地方政府溝通,爭取地方財政資金的投入;根據部長報告提到的傾斜項目和重點投入領域提前準備,爭取交通運輸部的資金支持。

    在與當地政府溝通方面,除了爭取財政資金投入外,還可以爭取其他的政策支持,重慶高速集團的做法便是很好的例子。據媒體報道,2011年12月,重慶市常務副市長馬正其在調研重慶高速集團時承諾了若干支持政策:一是同意每年給予高速公路儲備土地的建設用地指標,對于已被規劃為商住用地的高速集團存量及儲備土地,各區縣不得擅自進行規劃調整;

    二是同意繼續支持集團獨資及合資公司的施工營業稅返還至集團的政策延長5 年至2017 年;三是同意繼續投入2013-2017 年的財政配套資金,彌補高速集團資本金不足;四是確保高速集團在退出平臺后由市級財政在今明兩年內予以投入彌補資金缺口。

    過去由于過分依賴銀行貸款,高速公路的融資成本一直過高,因此,業界呼吁多年的“拓寬融資渠道,優化融資結構”也是行業的努力方向。

    此外,還可以在體制創新上下足功夫。例如,山西省實行的“省投市建”模式,便充分調動市級政府,為破解融資難問題提供了有益補充。

    “安全發展”被提升到新高度

    2012年工作會議的主題是“牢牢把握穩中求進的總基調,推進交通運輸科學發展安全發展”。據悉,這是第一次將“安全發展”提升到與“科學發展”并列的高度。會上,李盛霖介紹說,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張德江在交通運輸部調研座談會上談了六個發展,第一個發展便是“安全發展”。

    部長分析

    安全發展是衡量一個行業公共服務能力和水平的重要標志,確保出行安全是從根本上維護人民利益的重大任務。近期,國務院印發了《關于堅持科學發展安全發展促進安全生產形勢持續穩定好轉的意見》,我們要認真貫徹落實,以實施安全發展戰略為導向,以夯實安全發展的基層基礎工作為關鍵,以完善安全發展的應急保障體系為重點,標本兼治、綜合治理,不斷提升安全發展保障能力和安全發展管理水平。

    部長思路:

    牢固樹立安全發展的理念,大力實施安全發展戰略。堅持把安全發展作為加強交通運輸公共服務能力建設的核心內容,始終堅持安全第一、預防為主、綜合治理,把生命高于一切的理念貫穿于交通運輸服務的全過程,全面落實企業主體責任、部門監管責任和屬地管理責任,強化責任追究,把安全責任真正落到實處,堅決守住安全生產這條紅線。

    夯實安全發展的基層基礎。做到“四個更加注重、四個必須到位”:更加注重依法依規從事生產經營建設活動,自覺履行安全生產規章制度必須到位;更加注重將安全生產工作的重心放在基層,一線安全生產工作人員的崗位責任落實必須到位;更加注重提高安全生產保障能力,對安全生產的人財物投入必須到位;更加注重提升人員業務素質和操作技能,安全教育和能力培訓必須到位。

    完善安全發展的應急保障體系。堅持預防和應急并重、常態和非常態相結合,健全應急管理組織體系,完善應急預案,加快交通運輸安全應急指揮體系、應急預警監測系統和應急隊伍建設,加強科學施救方法研究,確保應急力量拉得出、頂得住、作用大、效果好。

    行業準備:

    高鐵上的7·23事件,讓高鐵及鐵道部淹沒在一片“口誅筆伐”之中,部分輿論甚至將高鐵的成績也一并抹殺。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可以說,7·23事件已經影響到高鐵的發展規模、速度和路網規劃。

    高速公路與鐵路具有相似性,都是屬于安全事故的高發易發領域。因此,就高速公路行業而言,除了思想上不可“掉以輕心”之外,工程建設上,應積極開展安全生產活動,嚴格落實各項規章制度;運營管理上,整治超載超限行為,加大違法行為打擊力度;應急保障方面,完善各項預案,提高科技應用水平,組織高速公路應急救援演練;省際之間、不同路段之間加強溝通與聯動、應對各項突發事件。


    女人性高朝床叫视频尖叫声

    <noframes id="rnbrf">

      <track id="rnbrf"><ruby id="rnbrf"></ruby></track>

      <p id="rnbrf"><ol id="rnbrf"><ins id="rnbrf"></ins></ol></p>

      <b id="rnbrf"></b>